本文作者/ James McHale, Managing Director, Memoori  來源 / AutomatedBuildings.com

新冠肺炎疫情給智能建筑行業帶來的思考

當前,我們正處于前所未有的全球危機之中。大流行以前曾發生過,其中許多致命事件比我們正面臨的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更為嚴重,但是在我們這個人口稠密和全球化的社會中,影響和反應卻是因人而異。

如今,可能會很多人都會認為,在智能手機和智能建筑高度連接的世界中,我們應該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能力保護人們、收集有用的數據、制定更有效的緊急衛生政策以及控制病毒的傳播。

在過去的十年中,智能建筑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使建筑系統更高效,同時使居住者更安全、更健康、更高效。但是,面對冠狀病毒危機以及隨之而來的社交距離或封鎖條件,我們的智能商業建筑沒有任何創新或高科技解決方案來保護居住者在工作和娛樂時的安全。

例如,本次疫情中,我們看到很多寫字樓由于擔心中央空調造成感染,就直接簡單粗暴地關閉了空調系統,使得在建筑內人員在悶熱的環境中辦公,加之現在大多數現代寫字樓基本都密閉性很好的玻璃外墻,通風條件非常差,反而增加了感染的風險。

世界被迫訴諸行之有效的傳統方法來保護人民。全球封鎖基于與1918年第一次流感大流行(西班牙流感)作斗爭的策略,這場戰爭造成了將近5000萬人喪生,這是從第一次世界大戰返回家園的士兵散布的疾病。

而如今,肥皂和水卻成為我們的主要防御武器,如何正確洗手的信息已成為媒體的主要防御手段,與此同時,低技術含量口罩和廁紙已成為許多地區最受歡迎的產品。

雖然不能指責智能建筑行業沒有找到解決方案來保證我們的辦公室正常運轉,但多年來,出現了各種各樣的應用來保護建筑居民免受停電、恐怖主義行為甚至是僅每10秒鐘就會發生的自然災害的侵害(地震)。為什么流行病和疫情大流行變得越來越普遍。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統計,全球第二次H1N1大流行(豬流感)在十年前就結束了,在全球感染了多達14億人,共造成575400人喪生。

加利福尼亞大學圣地亞哥分校醫學系全球健康科學副主任斯特凡妮·斯特拉斯迪(Steffanie Strathdee)說:“2009年H1N1大流行本來應該是一個警告信號。” “這并沒有像我們擔心的那樣最終導致大流行,但應該是一個警鐘。據所有嚴肅的估計,新冠病毒COVID-19將成為主要殺手。”

盡管健康危機還沒有結束,全球封鎖的全面影響仍有待觀察,但我們知道我們將克服這一困境。我們將返回辦公室,我們的智能建筑技術將幫助我們做到這一點。雖然大部分辦公室還是空的,不過占用分析幾乎無能為力,但是隨著經濟瀕臨崩潰,我們不得不回到辦公室(也許從健康角度考慮過早),占用分析可以使我們更安全。


在封鎖后的世界中,占用率分析仍在設法在不影響使用者的健康、舒適度或生產率的情況下最大化優化空間中的人數,但如今健康具有了新的標準——社交距離。

封鎖后的占用分析系統將專注于讓我們與眾不同。通過了解建筑物周圍人員的移動情況,占用分析系統可以計算每個區域應有的最大人數,并在空間接近其基于社交距離的容量時向建筑物管理員或占用者發送警報。通過在這個新的現實中跟蹤人員的流動,系統可以逐漸找到越來越多的方法來引進更多的工人,同時保持適當的社交距離。

基于室內位置的平臺可以使建筑物管理員在建筑物內定位對象和人員,以確保人員彼此之間保持安全距離。結合導航、日程安排和分析功能,室內定位系統可以使用戶實時查看和共享與工作站、會議室或其他占用者相關的位置。

近年來出現的各種工作場所應用程序可以促進建筑物內所有人之間無感染風險的通信。

如果我們不從這種大流行中學到教訓,那我們只能怪自己。現在,智能建筑行業必須發揮其創新精神,以減少下一次大流行的經濟影響,甚至可能有助于控制病毒本身的傳播。

例如,在當前危機期間,紫外線技術正在成為一種有效的醫院清潔系統。位于德克薩斯州的Xenex和位于丹麥的UVD Robots等機器人公司已經看到,其支持紫外線燈的機器人在房間四處走動,可以在各個角落殺滅病毒,其銷售量大增。

如今,越來越多的醫院已開始使用機器人為患者提供食物和藥品,同時提供基本的醫院信息,在保持安全的社會距離的同時,節省了醫護人員的時間。

  

西門子消毒機器人 | Source:siemens

機器人通過紫外線激光與看不見的病原體作戰,而其工作人員則在悠閑喝飲料,這聽起來確實像是我們未來的“泛智能建筑”中的一個不錯的愿景,但是由于存在紫外線的危險和需要人工觸摸的危險,機器人只能成為其中的一部分解決方案。

智能建筑將需要在建筑內甚至在建筑物外進行思考。有時,像現在這樣,危機將非常嚴重,以至于仍需要采取封鎖措施,因此,盡管機器人為醫院和醫護人員提供了支持,但智能建筑仍可以為其企業租戶及其緊急的遠程工作提供支持。

沒有理由將遠程工作視為對物理工作場所的威脅。盡管越來越多的遠程和零工經濟工人確實減少了人數,鼓勵企業縮減規模,但勞動力多樣化的好處將推動經濟增長并帶來更多的企業租戶。

通過遠程工作的發展,智能建筑可以成為靈活工作趨勢的核心。通過將遠程工作吸收到智能建筑網絡的服務中,企業客戶可以獲得安全性,以實現靈活的工作并簡化在當前大流行等危機情況下向遠程工作的大規模過渡。

如今,大家都困在家里,那些高科技智能建筑空蕩蕩,我們只能眼睜睜看著疫情蔓延。現在是時候讓智能建筑行業的許多杰出人士向前看,并為下一波將席卷全球的大流帶來一些創新思維。

在建筑技術的無限潛力中,我們需要一種在控制病毒傳播的同時避免再次封鎖的方法,需要一種確定有害病原體和感染人群的方法,甚至需要一種幫助病人康復的方法。從現在開始,也許十年內,我們就能看到智能建筑將成為解決方案的一部分。(編譯/蒙光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