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紐豪斯
發布/AI智道

摘要:2020年是十三五平安中國建設的收官之年,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肺炎引發了人們的深刻思考,改變了未來五年平安中國建設的方向。城市級視頻監控系統的建設何去何從,是雪亮工程、智安社區,抑或是視頻大數據、公安大數據,還是智慧新警務,人臉識別如何深入應用,社區防控如何實現群防群治?十四五規劃的走向如何,下一個五年的技術趨勢是什么,本文予以深入探討。


2020年春節,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肺炎席卷大地,和發生在2003年春夏之交的SARS何曾相似,面對如此大規模的公共衛生事件,黨和國家高度重視,全民動員,群防群控,牽動億萬人民的心。面對疫情,中國安防行業將會帶來哪些巨變?針對疫情暴露出來的諸多問題、短板和不足,如何發揮中國安防行業的能力,為補齊公共衛生短板貢獻力量。紅外熱成像、社區防控、重點人員防控、公安大數據、人臉識別當是重中之重。

以當前技術力量而言,能夠在全國范圍內對城市中活動的人員進行軌跡刻畫、定位是中國安防行業當仁不讓的責任。平安中國的建設必將在此次疫情戰斗中發揮重要作用,也為未來的重大事件提供有力支撐。

面對疫情:

第一道防線:隔離。人的落腳點在社區、酒店、醫院,將疑似病例隔離是最佳的防護手段之一,而重點在社區,社區管控正是最近幾年智安社區建設的重點,在重點人員管控方面積累了大量的經驗,可以將疑似病例納入到重點人員的管控范圍,實現群防群控。

第二道防線:測溫。在返工人流大潮中,如何發現發熱人員是防控的第二個手段。而紅外熱成像具備非接觸、大范圍體溫測試作用明顯,在此次疫情防控中得到廣泛應用。紅外熱成像技術早期主要用于安保和火災探測,在AI技術賦能下,具備較高精度(±0.3℃)人體溫度測試的能力,可被用于疫情防控。

第三道防線:人臉識別。人臉識別在疑似人員的管控中本可發揮重大作用,尤其是全國疑似病例未超過3萬人的情況下可實現精確識別,需要的就是全國一個統一的疑似病例庫,即可實現預警。不過在大家佩戴口罩和防護鏡的情況下效果打折扣,但輔助ReID功能,在疑似病例流動過程中具備一定的效果。

第四道防線:公安大數據。人員軌跡刻畫、關系刻畫、同行人分析、交通出行分析一直是公安大數據的核心所在,一旦一名人員被確診,則可以通過大數據技術迅速找出關系人,實現對密切接觸者的隔離尤為重要。

病情診斷。人工智能已經被廣泛應用到醫療救治當中,本次疫情確認主要依賴于核酸陽性而非CT這樣的手段,如果是診斷標準采用CT等拍片的方式,相信AI可以發揮更大的效用。
這次疫情帶來的不僅僅是反思,我們更需要通過這次疫情來審視未來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國如何建設,帶給我們哪些新的啟示?

一、平安中國

平安!平安!平平安安!

春秋戰國時期魏國遷都前的都城就是安邑,安邑其實就是平安的城市的意思。平安城市是一個特大型、綜合性非常強的管理系統,不僅需要滿足治安管理、城市管理、交通管理、應急指揮等需求,而且還要兼顧災難事故預警、安全生產監控等方面對圖像監控的需求,同時還要考慮報警、門禁等配套系統的集成以及與廣播系統的聯動。

平安城市就是通過三防系統(技防系統、物防系統、人防系統)建設城市的平安和諧。一個完整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是由技防系統、物防系統、人防系統和管理系統,四個系統相互配合相互作用來完成安全防范的綜合體。安全技術防范系統主要有視頻監控系統、入侵防范系統、出入口控制系統、電子巡更系統、停車場管理系統、防爆安全檢查系統。

平安城市項目涵蓋社會方方面面眾多領域,有民用街區、商業建筑、銀行、郵局、道路監控、校園,也包含流動人員、機動車輛、警務人員、移動物體、船只等。針對重要場所,如機場、碼頭、油庫、電廠、水廠、橋梁、大壩、河道、地鐵,需要建立全方位的立體防護。

平安城市的建設最早在北京宣武區、山東濟南、浙江杭州和江蘇蘇州四個城市開始做試點。2004年6月,為了全面推進科技強警戰略的實施,公安部、科技部在北京、上海、大連、南京、杭州、廣州、深圳、佛山等21個城市啟動了第一批科技強警示范城市創建工作。2005年8月,為了以點帶面,公安部進一步提出了建設“3111試點工程”,選擇22個省,在省、市、縣三級開展報警與監控系統建設試點工程,即每個省確定一個市,有條件的市確定一個縣,有條件的縣確定一個社區或街區為報警與監控系統建設的試點。

平安城市是平安中國的一部分。平安城市是大型的公共安全管理系統,主要軟硬件設備包括:視頻監控聯網平臺、視頻監控運維平臺、卡口平臺、電子警察平臺、數據庫服務器、存儲服務器、流媒體服務器、各種視頻監控終端、網絡設備、傳輸線路等。大多數按照“省-市-區(縣)-村”四級架構部署,可以是三網三平臺也可以是雙網雙平臺,分別指視頻專網、公安專網、互聯網,每個網內部署一套平臺。因為視頻監控的專用性特點,既不能跑在公安網上、更不能直接跑在互聯網上,故而需要在城市構建一套視頻專網。

“平安城市”的概念,不僅僅是社會治安一項內容,還包括到城市交通狀況和城市消防服務,以及各種人為災害(包括戰爭、恐怖襲擊、威脅城市安全的重大火災、環境污染等)和自然災害的預警和處警等內容。

平安城市也被稱為“天網工程”,意為“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十三五期間對平安建設影響深遠的文件是發改高技[2015]996號《關于加強公共安全視頻監控建設聯網應用工作的若干意見》,《意見》提出了:“到2020年,基本實現‘全域覆蓋、全網共享、全時可用、全程可控’的公共安全視頻監控建設聯網應用。”

通過這一輪的疫情反思,在大力發展人工智能技術的同時,平安城市被賦予了更多的時代新使命,和應急管理系統、社區治理系統、群防群治工程相結合,逐步向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國邁進,實現泛安防的應用,最大限度的發揮視頻監控的社會作用。

二、雪亮工程

“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這是雪亮工程的由來,由此可見雪亮工程就是群防群治的工程。根據多年的建設實踐,雪亮工程有2種含義:
  1. “雪亮工程”是以縣、鄉、村三級綜治中心為指揮平臺、以綜治信息化為支撐、以網格化管理為基礎、以公共安全視頻監控聯網應用為重點的“群眾性治安防控工程”。在鄉村主要道路口、人群聚集地建設高清攝像頭,是以固定視頻監控、移動視頻采集、視頻聯網入戶、聯動報警系統為基礎,以縣、鄉鎮、村三級監控平臺為主體的信息服務項目。

  2. “雪亮工程”即公共安全視頻監控建設聯網應用工程,2016年經中央批準,由中央政法委、國家發展改革委牽頭,公安部等有關部門共同參與組織實施,目標是建設“全域覆蓋、全網共享、全時可用、全程可控”的公共安全視頻監控系統,以提高社會治安防控信息化、智能化水平,有效保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

縱向串聯省、市、縣、鄉鎮、村綜治平臺、橫向整合公安、政務、消防、城管、路政等職能部門資源的“雪亮工程”,從真正意義上完善了公共安全視頻圖像傳輸網絡、視頻信息共享平臺、安全管理系統,促進點位互補、網絡互聯、平臺互通,最大限度實現公共區域視頻圖像資源的聯網共享。建設內容還包括綜治視聯網、網格化管理系統、視頻監控圖像研判系統、可視化實時指揮系統等。

雪亮工程發展大事記。2011年“村村通視頻監控”工程啟動,2013年山東平邑依托廣電網絡建設縣、鎮、村三級聯網聯控視頻監控網絡,2015年中央確定平邑縣為公共安全視頻監控建設聯網應用試點縣,2016年9月國家發改委、中央綜治辦、公安部共同批準長春等48個城市獲選全國首批公共安全視頻監控建設聯網應用工程示范城市,并獲得中央補助資金。2016年10月全國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創新工作會議部署全面開展“雪亮工程”建設,2017年6月全國“雪亮工程”建設推進會在臨沂市召開,2017年12月黨的十八大以來的5年間,社會治安綜合治理視聯網平臺系統建設已實現省級全覆蓋,并聯通295個地市、2236個縣、2773個鄉鎮。

市場規模。雪亮工程是平安建設活動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國擁有2000多個縣(區)、4萬多個鄉鎮、近70萬個行政村、250多萬個自然村,按照最基本的監控點配置,市場規模高達上千億元。至2017年,全國各部門、行業安裝的攝像機數量已達2800多萬臺,初步構建起覆蓋重點公共區域及行業領域的“天網”。至2018年6月,全國已建成省級信息資源交換共享總平臺18個、省級綜治平臺20個,所有省級單位、353個地市級單位實現了綜治與公安視頻資源的互聯互通。自2016年大規模啟動以來,每年保持20%以上的投資增速,盡管如此據不完全統計,全國范圍內約有三分之一的地方雪亮工程還沒有建設完成。

雪亮工程和平安城市的關系。雪亮工程本為平安建設的一部分,是平安城市建設的延伸,隨著平安城市建設的完善,城市級視頻監控工程的建設逐漸被雪亮工程所取代。簡單理解,平安城市覆蓋核心城市和主干道,雪亮工程覆蓋城市郊區、次干道、縣、鄉、村。事實上現在二者的區別并不明顯。

那么下一步的雪亮工程如何建設?如何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國?就是將雪亮工程向社區延伸,覆蓋最后一公里,最少覆蓋至社區的出入口,可有效實現人群防控,為重大危機、應急管理提供服務,而智安社區就是其中一個建設方向。

三、智安社區

如果說平安城市覆蓋的是城市核心區、主干道路、重點場所的話,雪亮工程就是延伸至城市邊緣,覆蓋郊區、次要道路、縣、鄉、村,最終剩下的就是最后1公里:社區。城市治理的核心要素就人和車2個要素,人和車是城市中可以運動的主要目標對象,一旦人和車消失在馬路上之后,就無從管控,也就是人和車的落腳點社區,如何治理好社區,作為平安建設的有效補充,就是智安社區的范疇。

傳統的智慧社區行業普遍構建了13個主要的應用服務,也是傳統安防大企業及小廠商爭相搶占市場份額的焦點地帶:智慧安防、智慧物業、智慧停車管理、節能照明管理、智慧能耗監測、智慧文娛、智慧社區教育、智慧醫療、智慧出行、智慧商業服務、智慧養老、智慧家居以及智慧管理平臺(含門戶網站)。相比智慧城市,智慧社區概念更垂直、地域范圍更小,這是傳統物業公司所固守的領域,也是當下房地產公司最擅長的發力點。

智安社區也叫智慧社區。智慧社區涉及智能家居、智能樓宇、智能安防等多個領域,以通信網絡建設為基礎,利用AI、物聯網、云計算、互聯網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的集成應用,為社區居民提供一個安全、舒適、便利的智慧化生活環境,形成基于信息化、智能化社會管理與服務的一種新的管理形態的社區。新一代技術與安防行業的融合對智慧社區建設有很大的促進作用,深深烙印在智慧社區的功能和應用系統中。

在智慧社區的建設方面,出現了一個全新的形式,就是政法、公安機關充分利用AI技術賦能基層社區管理,從而形成“智安社區”,通過匯聚小區視頻、出入口人臉抓拍、車輛抓拍、門禁通行記錄、Wifi探針、消防數據、地圖數據、小區一標三實數據等,實現了通過小區感知數據找人的最后100米,并提供了云搜索、人像比對、車牌比對、軌跡刻畫、異常預警等多種研判分析手段,為公安各部門的信息檢索、案件偵查、數據分析處理及關聯應用提供有利的信息和技術支撐。

通過智安社區的建設,能夠精準識別新來和外來人員、車輛,對社區人員、車輛、事件的管控從信息模糊變為指向明確,且過程非接觸、不停留、無感知。對小區視頻圖像資源、門禁信息、人員車輛信息、消防煙感信息、WiFi探針信息以及其它社會民生數據的采集整合,通過數據分析、研判、預警,實現警力跟著警情走——警情經過智能研判,最后由人來集中解決問題,使得警力投入更加精準有效,是平安建設的有益補充。
城鄉社區是社會治理的基本單元,近年來,隨著改革的持續深化,城市化進程的加快,流動人口急劇增加,城市人口狀況呈現基數大、流動性大、管控難度高的特點,尤其是出租屋密集的城鄉結合部、城鄉改造區、城中村而言,圍繞社區層面的社會綜合治理、新型犯罪偵查、反恐維穩等方面的需求也越來越迫切,社區治理工作面臨著巨大的挑戰。

受諸多因素影響,當前社區工作面臨著社區基礎設施建設及信息化水平參差不齊,缺乏統籌規劃;社區治理職能亟待完善,基層工作任務繁重但實效低;小區房屋和物業管理服務層次低,社區自治能力尚未充分發揮;發動群眾參與社區治理不全面,便民利民領域應用未能廣泛推廣。因此,加強社區治安綜合治理現實意義凸顯,亟需構建智能化、立體化的社區治安防控體系來提高社區安全治理水平,從而提高城市的綜合管理能力。

智安社區建設是建設社會治安防控體系、構建和諧社會和平安中國的重要組成部分。為推進智安社區建設,構筑基層社會管理和服務體系,國家下發了多個政策文件指導平安建設,包括: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加強社會治安防控體系建設的意見》、九部委《關于加強公共安全視頻監控建設聯網應用工作的若干意見》、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強和完善城鄉社區治理的意見》、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等。對于加強城鄉社區治安防控網建設,深化城鄉社區警務戰略,全面提高社區治安綜合治理水平提出了要求。

智安社區解決方案以“安全、治理、惠民”為建設目標。依照相關國家政策規范,從“公共安全”、“社區治理”、“民生服務”三個維度出發,做到信息掌握到位、矛盾化解到位、治安防控到位、便民服務到位。通過人員管理系統、車輛管理系統、環節管理系統等物聯感知系統,建立起“人防部署到位、物防設施完善、技術手段先進、應急處置高效”的集管理、防范、控制于一體的社區安防保障體系,對各類事件做到預知、預判、預防、預警和有效處置,切實加強社區的安全保障能力和應急響應能力。同時,通過智安社區匯聚平臺整合各類物聯感知信息資源,建立跨區域共享服務平臺,解決社區信息采集單一、無法實時與上級部門共享數據等問題,實現更精細的社會治理。

對智安社區建設提出明確要求的當屬《關于加強社會治安防控體系建設的意見》,《意見》指出“加強對偏遠農村、城鄉接合部、城中村等社會治安重點地區、重點部位以及各類社會治安突出問題的排查整治。”“加強社區服刑人員、揚言報復社會人員、易肇事肇禍等嚴重精神障礙患者、刑滿釋放人員、吸毒人員、易感染艾滋病病毒危險行為人群等特殊人群的服務管理工作。”“以網格化管理、社會化服務為方向,健全基層綜合服務管理平臺,推動社會治安防控力量下沉。”分別從治理區域、人員類型、網格化三個方面給出了清晰的指導,智安社區的建設就應該從城市治理的薄弱環節入手。

智安社區和平安城市、雪亮工程。平安建設主要包括視頻監控一類點、卡口攝像機和電子警察,而雪亮工程則實現全域覆蓋,但依然沒有覆蓋到人、車的最后落腳點。平安城市和雪亮工程的起步很早,視頻建設主要解決了高清覆蓋、大范圍監控,并未從一開始考慮人工智能技術的應用,而智安社區起步于2018年,這時的計算機視覺技術已經日趨成熟,故而智安社區從一開始就有比較高的起點。
社區治理呈現精細化治理的特點,智安社區的建設呈現以下特點:
  • 從規劃開始就考慮深挖視頻數據的潛力,向視頻要數據

  • 前端攝像機均采用智能終端,具備人臉識別、車牌識別能力,可對人體、車輛特征進行結構化處理

  • 輔助ReID行人再識別技術進行人體結構化處理,形成人的軌跡、找到人的落腳點

  • 輔助車輛識別技術進行車輛結構化處理,形成車的軌跡、找到車的落腳點

  • 社區門禁集成人臉識別功能,對進出每一棟樓、每一個出入口的人進行識別

  • 利用最新的AI技術,輔助于高清AI攝像機,通過精確覆蓋,將盡可能多的視頻數據進行結構化處理,讓計算機系統能夠掌控社區中的“人、車、物、事、情”動態信息,一覽無余

智安社區屬于新生事物,屬于平安建設更高階段,目前大多數項目還處于試點狀態。在2018年北京安博會期間公安技防創新應用成果展上共展出了15個智安社區的展板,典型試點包括廣州市公安局黃埔區打造的智感安全小區、上海市公安局的智能應用多維感知、浙江省公安廳的科技創新創建治安小區、杭州市公安局的“智安小區”精細管理。從市場信息來看,2019年上海啟動了大規模智安社區建設、廣東省每個地市開展了試點,取得大量的實踐經驗,為下一階段開展智安社區建設規劃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智安社區建設起點高、效果好,但也存在諸多難題需要解決。首先是基礎設施改造升級成本高,人力物力財力耗費嚴重。智慧社區建設是系統工程,從家庭到公共區域,從網絡硬件到軟件服務,時間周期長,需要協調各方利益。假如全部社區展開建設,單純依靠政府投資或是發展商投資,都存在資金壓力。其次,智慧社區的建設還沒有出現絕對的巨頭。并且在社區中利益相關方中間也沒有出現主導者,民間資本亦不能主導智安社區,而且即使利用社會投資則無法保障系統的效果。第三目前存在大量的開放式社區,尤其是城鄉結合部,沒有辦法形成合圍狀態。也就是車輛無法設置統一的出入口、人臉識別不能形成有效的圍圈,這樣安全效果會打折扣;第四網絡傳輸問題需要解決。如果建設智安社區,必然面臨公安專網、視頻專網、互聯網三個網絡的數據互聯互通問題,尤其是當由社會資本投資建設的情況下,更需要將互聯網的數據傳輸到視頻專網和公安專網中來。視頻專網和公安專網的數據互傳基本上已經解決,而互聯網數據和視頻專網的傳輸尚未完全解決,如果全部就近接入視頻專網則可能將視頻專網暴露在社區,存在巨大的安全隱患,解決社區視頻如何和視頻專網連接是核心障礙。最后是安全和隱私保護問題。建設智安社區,如何保障視頻專網的安全、視頻數據的安全就是優先要解決的問題,要從整體架構考慮。其次就是公民隱私的保護問題,現行的立法還沒有完全覆蓋到社區的數據采集方面,尤其是人臉識別的采集范圍,如果管理和使用這些數據需要新的標準、規定或者立法。

在平安建設和雪亮建設日趨飽和的情況下,下一步的建設重點必定是智安社區,不過鑒于上述諸多困難,在十三五期間沒有完全解決之前,通過本輪疫情,人們已經意識到,如果要實現疫情的追蹤、管控,就需要實現精準的社區人員管控,尤其是疑似人員的去向,相信在2020年智安社區的建設將會迎來全新的建設方向。當然在十四五來臨之際,亟需在十四五規劃中明確智安社區的標準、規劃,破除現有障礙,為平安中國、為應急處突服務。

四、視頻大數據

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國的核心就是深挖視頻的潛力。平安城市和雪亮工程的建設之初,并未考慮到人工智能技術的快速普及給視頻監控帶來的變革,城市級視頻監控系統的建設歷經模擬、網絡、高清、數據四個時代,從看得見到看得清、看得懂,都得益于人工智能。

在AI技術沒有大規模商用之前,尤其是人臉識別技術商用之前,視頻數據尚屬于待挖掘的數據金礦,處于沉睡狀態。視頻數據屬于天然的非結構化數據,除了人工監視、錄像和回放之外,很難被計算機系統所利用,加之視頻的錄像碼流動輒8Mbps以上,使得傳統錄像的存放時間不超過90天,之后新的視頻會覆蓋老的視頻,視頻數據的效用完全沒有發揮出來。

最早被應用于平安建設的AI技術是車牌識別(屬于OCR識別),多用于電子警察和卡口,應用范圍較窄。直到2016年,人臉識別技術尤其是動態人臉識別商用落地之后,視頻大數據才應運而生,AI技術近三年的發展極為迅速,除了人臉識別,人體屬性識別、車體屬性識別、ReID行人再識別、3D人臉識別都進入商用階段,視頻大數據潛力逐漸被釋放出來,市場上出現了百花齊放的視頻大數據解決方案。

十三五(2016-2020)規劃在2016年之前,技術發展之快,AI技術嶄露頭角并未充分考慮,那么在十四五規劃的轉換之年,如何挖掘和利用視頻大數據的潛力乃是當務之急。根據十三五期間的實踐,視頻大數據在公安業務應用中的重要性逐漸凸顯,根據廣州市公安局的經驗,視頻破案率占比約70%、全局利用視頻服務各類案件共6+萬宗(2018年數據)。

視頻大數據建設是基于人工智能與大數據技術,以人臉識別技術為核心,整合人臉抓拍、視頻門禁數據、一標三實數據、設備數據(WiFi)、車輛抓拍數據等多維數據,以視頻大數據的比對、分析、挖掘能力從人、車、案等多角度協助基層公安開展打防管控工作,解決人工翻查錄像費時費力、發現預防能力不足、重點管控對象不能主動發現、人員精確身份難以確定、海量布控庫下如何精準打擊等問題。

視頻大數據的建設要形成“前端感知—后端AI處理—大數據關聯分析—形成業務信息流”,也需要視頻基礎平臺的支撐,包括視頻聯網平臺、視頻運維平臺、一機一檔、視頻圖像信息數據庫和視頻圖像解析系統。
視頻結構化處理技術是視頻大數據的基礎,視頻應用是視頻大數據的發展方向,如何將視頻大數據和其它公安大數據進行融合、碰撞就是下一步需要解決的問題。

五、公安大數據

智慧城市的建設核心是大數據已經得到廣泛共識,而公安大數據是城市大數據中最重要的一環,建設智慧城市、城市大腦等工程亦離不開公安大數據。視頻大數據作為公安大數據重要的組成部分,如果不能和非視頻數據進行碰撞,其潛力也不能有效發揮,視頻監控就像城市的眼睛,能夠看清一切,但視頻畫面之外的一切信息獲取卻要仰賴于公安大數據,比如人員的身份信息。

2019年12月,國務委員、公安部黨委書記、部長趙克志在全國公安科技信息化暨大數據智能化建設工作會議上強調“大力推進公安大數據戰略實施,不斷深化大數據智能化應用”已經將公安大數據的建設上升到戰略工程,核心就是大數據智能化,而智能化的建設則主要依賴于AI技術,間接的說就是深挖視頻大數據的潛力。公安大數據的實施和智慧城市建設類似,核心就是如何打破“條塊數據”。會議還強調“要加快數據融合,把數據資源匯聚共享作為大數據智能化建設的基礎工程來抓,進一步打通數據融合渠道,打破數據‘孤島’,積極推進聯通共享的大數據平臺建設,加快形成覆蓋全警、統籌利用的數據信息資源服務體系。”由此可見,大數據智能化建設應用將是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國的重要抓手。

事實上公安大數據可以為智慧城市的方方面面服務,公安大數據是人員大數據的基礎,可廣泛服務于應急、交通、醫療、衛生、教育等諸多環節,尤其是在重點人員的管控方面效果明顯。

六、智慧新警務

視頻大數據和公安大數據建設之后,下一個建設的重點就是智慧警務系統。以當前市場發展方向而言,大腦工程大行其道,智慧城市向城市大腦演進,智慧警務也向公安大腦演進,當然也有把智慧警務稱之為警務操作系統的,雖然叫法不同,目的都是為了建設更高水平的智慧警務系統。

廣東公安率先在2018年開展智慧新警務建設,也給智慧警務建設提出了一個建設的新思路。當前,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5G、人工智能、AR/VR和生物技術等信息技術迅猛發展,社會生產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朝著“智能”“智慧”方向發展。廣東公安敏銳感知新形勢新變化,在全面推進大數據戰略、智慧公安、“數字政府”建設中,提出打造“智慧新警務”戰略構想,從警務機制創新變革出發,找準公安業務痛點問題,借助前沿科技作為推動力,創新警務應用體系和賦能工程建設以及組織實施的行動計劃等。

廣東公安“智慧新警務”是以公安內外大數據的全面整合共享為驅動,以全省公安機關統一建設的“云平臺”和新型“移動警務終端”為支撐,通過構建智慧新指揮、智慧新交通、智慧新民生、智慧新警隊等八大創新警務應用體系和大數據工程、云網端工程、視頻云工程、警務云工程等四大智慧賦能工程,實現數據從云端到實戰終端的雙向互動運用。

筆者認為,無論是視頻大數據、公安大數據還是智慧警務,都是為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國服務的。

七、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國

經過15年的平安建設、8年的雪亮工程建設,我國已經擁有2800多萬臺城市視頻監控攝像機,如何充分利用現有的視頻監控基礎設施,如何利用AI技術最大限度的發揮視頻監控的潛力,就是要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國。

什么是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國?2018年1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在紀念毛澤東同志批示學習推廣“楓橋經驗”55周年暨習近平總書記指示堅持發展“楓橋經驗”15周年大會上強調“加快推進基層社會治理現代化,努力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國。”2019年1月,全國公安廳局長會議在京召開, 國務委員、公安部黨委書記、部長趙克志出席并講話強調“全力保障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努力推動更高水平平安中國建設。”“要深入實施改革強警和公安大數據戰略。”2019年10月,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通過《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 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建設人人有責、人人盡責、人人享有的社會治理共同體,確保人民安居樂業、社會安定有序,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國。”

由此可見,“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國”已經上升為國家戰略,為整個安防按行業、人工智能行業的發展指明了方向,也是未來幾年城市級視頻監控系統建設的重點。

八、下一個五年技術發展趨勢

通常來說,預測5年之后的技術發展趨勢是很難的。筆者認為短期內還是會出現以下趨勢:

數據智能。數據正成為新的生產要素,和服務一起形成未來的城市治理的核心。而智能是挖掘數據價值的重要手段,人工智能三要素(算法、算力和數據)相結合的產物就是智能,數據和智能的結合形成的數據智能是未來城市可持續發展的新動力,是AI的更高水平的體現。

網證和實臉認證。解決隱私保護要從源頭抓起,身份證信息就是公民最基本的信息。實名制就建立在身份證信息基礎之上,將實體化的身份證虛化為“網絡數字身份證”(網證)可有效從源頭解決隱私泄露問題。未來解決網證和實名制認證的方法需要依賴“實臉認證”,用二維碼和人臉來確定一個人的身份,當然前提是人臉識別也是保密的(僅保存人臉特征信息并不保存人臉圖像)。

非人臉識別。人臉識別自2016年大規模商用以來,技術取得了長足的長進,但也存在一些爭議,甚至在一些國家和地區遭受抵制,這也和隱私保護、社會倫理相關。大力發展非人臉識別技術能夠更好的促進AI技術的發展和平安中國的建設,典型的非人臉識別技術包括ReID、人體特征識別、車輛特征識別技術等。

三維視覺識別。世界本來是三維的,近30年以來的視頻監控都是基于RGB的2D畫面,目前大多數的計算機視覺識別技術也是基于2D畫面進行圖像處理的,缺乏深度信息。三維視覺識別已經得到業界的廣泛重視,相信未來越來越多的視覺識別將是基于3D畫面進行識別的,由此也會催生AI 3D技術,三維重建、三維建模、三維實時識別必將大行其道。

5G/6G。5G技術具備高帶寬、低時延的特性,在移動視頻監控方面將會具有不可比擬的優勢,尤其適用于無人機監控、機器人監控、頭盔式監控、車載監控、移動終端監控等諸多領域,同樣適用于方便供電但不方便通信線纜覆蓋的場所,也適用于惡劣環境的網絡傳輸。如果6G技術能夠在未來5年實現,那將會對視頻監控系統產生極其深遠的影響,可能是遠程醫療、也可能是遠程教育、或是實時指揮打擊。

數字孿生。數字孿生已經被業界廣泛認可為未來10年的技術趨勢,不僅僅適用于工業制造,數字孿生將會是現實世界的鏡像,通過數字方式完全還原一個現實世界,甚至具備“時空穿梭”的能力,包括現在、過去和未來。視頻監控講究的是實景還原記錄現場,如果配合三維可視化的虛擬世界模型,就能夠實現現實世界和虛擬世界的融合,如果視頻監控本身就是三維的視覺影響,最終融合的世界就是數字孿生世界,具備極其強大的想象空間。數字孿生涉及到的技術包括CIM(城市信息模型)、BIM(建筑信息模型)、傾斜攝影、3D Max、AR/VR、視頻監控、三維視覺等。

XR。無論是VR(虛擬現實)、AR(增強現實)還是MR(混合現實)都是用來實現視覺效果呈現的,讓“人的眼睛”能夠更好的讀懂這個世界,這類的技術統稱為XR。XR技術的發展可以充分的配合數字孿生技術,把最真實的世界還原到人們眼前,世界越真實,XR越有意義。視頻監控用來生成視頻、XR用來呈現視頻,AI技術則用來解析視頻。

應急和交通。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肺炎給平安中國建設帶來的新思考就是平安中國的建設要和應急管理系統、智慧交通系統相融合。長江洪水、汶川地震、非典、武漢疫情需要我們重新思考和審視,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國建設還能夠發揮多大的潛力。同樣,對于智慧城市、城市大腦的建設也離不開平安中國。
所有技術的發展都是支撐“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國”的基礎。

參考文獻:
[1]中國安全防范行業年鑒.2017
[2]陳一新.守護人民安寧的“千里眼”——“雪亮工程”.長安君.2018.6
[3]張新房等.人工智能技術藍皮書(公共安全篇)[M].北京:中國電力出版社.2018.
[4]張新房等.視頻云技術藍皮書[M].北京:中國電力出版社.2018.